减少黄牛党的囤积票量
2020-11-18 12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月28日晚,记者来到重庆火车北站。刚下出租车,一群票贩子就围了上来,争先恐后地喊着“要不要火车票”。记者跟随一名30多岁的票贩子进入一路边餐厅。

黄承锋建议,可以尝试改变现有的退票制度,铁路部门可以采取退票和放票分离的手段,即窗口退票之后不能当场卖票,而是在一定时间之后将所有退票集中放出,大大降低黄牛党成功回购到票的几率。

“现在火车票这么难买,你们是怎么买到的呢?”记者问。“我们先网上预订火车票,有客户时再把票退了,拿客户的身份证在窗口购买,几乎不会失手,这叫‘秒杀’。”阿强说。

此外,黄承锋表示,可改集中放票为分阶段放票,目前铁路部门是提前20天完全放票,从某种角度讲,这也为黄牛党囤票提供了充分的票源。铁路部门可考虑分阶段放票,并把每一阶段放票的时间及数量对外公布,让信息透明,减少黄牛党的囤积票量,压缩他们的盈利空间。据新华社

“买近求远”是否可行?记者先从票贩子手中高价购买了一张1月29日从重庆北到四川达州的t10次车票,又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售票窗口购买了一张重庆北到四川渠县的k1004次车票。

记者跟随阿强来到一个服务窗口,只见他直接来到窗口前递上十余个身份证,然后打电话安排“秒杀”事宜,后面排队的购票者对此颇有怨言,而里面的女售票员始终“面带微笑”。

2013年春运,火车票依旧一票难求。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购票实名制后,黄牛党非但没有消失,而且手段升级,进入“2.0时代”。黄牛党如何规避实名制?又如何在“一票难求”的情况下抢得先机?

“要整治这一现象,必须内外结合、双管齐下。”黄承锋说,一方面,铁路部门要彻底清查“内鬼”,一旦发现,必须坚决清退;另一方面,要在制度设计上堵住现有漏洞,尽可能压缩黄牛党的利润空间。

29日上午11时许,记者持身份证和k1004次车票进入重庆北站,在进站口二代身份证验证处,工作人员仔细查看记者的身份证和车票后,在k1004次车票上盖上“实名制验讫”的印章,然后放行。

记者随后进入t10次列车所在的第一候车室,检票时,负责检票的工作人员只是接过记者的车票直接剪了一个小口,并没有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。

不过,票贩子们坦言,有了“秒杀退票”这一招后,“买近求远”用得少了,“一是浪费你的钱,二是拿着这种票总是提心吊胆的。”

“你们不用排队?”记者又问。“都去排队了,那还怎么赚钱!”阿强神秘地说,“我们里面有熟人,直接到窗口退订票。”

重庆交通大学教授黄承锋认为,当初推行购票实名制的目的就是保证一个公平的购票环境,但目前黄牛党倒票依旧猖獗,一是铁路部门内部人员与黄牛党勾结,为其提供前期票源和后期退换票的程序便利;二是春运期间铁路运力严重不足,倒票可以获得高额的利润。

只过了短短几分钟,他们就拿着一张印着记者姓名的火车票回来了。记者持票来到安检口,先后顺利通过了进站检查、上车检查等程序,最终登上了成渝动车。

到了站台,记者走到t10次列车3号车厢门口,乘务员同样没查验记者的身份证,她拿过记者手中的票扫了一眼后,就示意记者可以进去了。

“只要你肯出钱,到哪里的票我都能给你搞到。”绰号“阿强”的票贩子自鸣得意地说。记者说要去成都,他告诉记者,半小时后就有一班车,并要了记者的身份证,立即转交给另外两名同伴。

“春运人太多,为节省乘客进站时间,火车站一般只有在进站的时候才查验身份证,进站后就不再查身份证了。”一名张姓票贩子神秘地说,“买近求远”也是他们的一种操作方式:乘车人在站外从票贩子处高价购买远途票,但远途票上的身份证信息与乘车人身份证不一致,所以乘车人需先用自己的身份证购买短途票进站,避过实名制检查。

记者在重庆火车北站调查发现,一张火车票,黄牛党一般要收取50元至100元的服务费,具体数额根据距离远近、软硬座位、车票紧缺程度而定。一些票贩子告诉记者,这些服务费并不是他们通吃,还需打点一些关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iyamcj.cn太阳城官网/太阳城官网/太阳城平台/太阳城官网版权所有